533晚会① 只有3分的成绩单

5月3日是isadon的生日。1951年5月3日凌晨3点,岐埠县美农市,古田家的第三个男孩出生了。5月3日出生的第3个男孩,也就是“5·3·3”了。当初家里人准备叫他“伊佐美”的,但是当他爸爸去办事处递交出生表的时候,办事处的人就说:“这是伊势的伊呢,比起这个“伊”, “伟”不是更好吗?”他爸爸听完之后,就改写为“伟佐美”。他爸爸是死脑筋,别人说的话从来不听,然而接受办事处人的建议把字给改了,这简直是无法相信。然而,表面上看来这是他父亲做出的选择,其实是神灵暗箱操作,让办事处的人给他起名为伟佐美。

关于这名字isadon是这么说的:我名字中有个“伟”字,我之前是感到很有压力的。因为我不觉得自己聪明,也不觉得自己伟大,给我起个伟字,我好有压力呀。但是不知道啥时候,我开始觉得这个名字就是我的宿命。并且,如果不是这个字的话,伊佐美的伊就成了ヒフミヨイ(来至Katakamuna文明)的伊(五·位置的思念)相对于“伊”来说,伟是ヒフミヨイムナヤコト(来至Katakamuna文明)的状态,是知道世界的开始到结束,开悟的最后阶段。本来我对这个字是感到有压力,但是现在我已经能够讲解姓名组合的奥秘了。

5月3日是isadon的生日,我们为了给他惊喜,就为他举办了533晚会。这次我们截取三个有趣的小插曲来和大家分享。

533晚会
533晚会

只有3分的成绩单

其实,我想过死。那是我小学5年级的事了。我老妈一共生了6个孩子,我是第5个出生的。我二哥和二姐学习都非常好,而我不行。小学校发的成绩表上全是3分。5年级的时候有家政课,我是那种“男人的话不需要上家政课,为啥男人也必须要缝那些破布呢!”的有大男子主义的人。因此,当缝抹布被设置成家庭作业的时候,我感到十分的愤怒。(笑)我把缝线缝得特大,很快就完成了作业。结果那年的家政课我只有两分。第一次尝了2分的滋味,当时我就震惊了。我喜欢理科,算数和理科有时能拿到4分,但一般情况下几乎是3分。成绩单上有时候就全是3分。

之后老爹看了成绩单就说:“你小子全是3呢”。改变想法的话全是3也可能是可喜的事情,但是那个时候我认为老爹是说我没用。既然没用的话,那我也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然后我就有时跑到库房里认真找个什么东西来自杀,或者跑到小河边想往深的地方跳会不会死呢?之后又想自己是旱鸭子,真的死了的话该怎么办那。(笑)再之后就想会很冷吧,会很苦吧,再或者用什么东西砍自己会很痛吧。到底该怎么死呢?很烦恼。

在我的人生中,除了因为这件事想死外,没有其他事情想过死。脸皮变很厚了(笑)。因此即便是isadon,也真的想过死呀。想死的人的特征是自我比较强。但是真死了就赔本了。想死是自己在囚禁自己。与别人比较,经常发生的事情是自我意识过强以及在意别人目光。这样,错以为人们的目光全集中在自己身上。

别看我现在能够很自然的在大家面前说话,其实我小学五六年级开始一直到中学都对人恐惧症,不敢和人说话的。自从移居富士山,被很多地方叫到,我才慢慢变得能说了。比如说有一次,经营公司的经理们请我讲话。我当然认为来听我讲话的都是无比优秀的人,然后面对他们的时候我就有压力。面对很多人的时候,漠然会想(他们肯定很优秀),后来我和他们一个个谈话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们也是普通人,只是在那种场合装逼而已。发现了这点,我就能够自由的讲话了。然而,大部分的人因为背着自己制造的思想包袱,不能自由的说话。因此,看到我滔滔不绝的说的时候,人们就想:这个人好厉害呀!
其实,我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差距。但我知道其中的原因。人们基本上是不会说出心里的秘密的。在那里我讲笑话,讲别人不敢说的。装逼的人们会想:那个人在做我不敢的事。这些来自意识的小小不同。大家能知道其中的奥妙就好了。

2016年5月3日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