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晚会③ 无论去什么样的大海旅行,别忘了是从故乡的一滴水开始的

从我30岁与释迦相遇以来,我就试图建造一个传播宇宙真理以及人正确的生活方法的地方。但是老爹却这么认为:梦想只是摆设而已。而且梦想总有一天会褪色,是不会长久的。我的计划是40岁开始停止挣钱,转而为这个世界,为人类做贡献。当那样的日子接近的时候,我的状态和父亲的预测相反,梦想变得越来越热切。之后,当我40岁的时候,终于可以实现我的梦想了。我把工作辞了,去了父母住的地方,一边照顾父母,一边学习农业知识。也试图向别人传达自己的想法。

一开始,当我回到乡下的时候,父母都非常高兴。可是,我认为的孝敬父母和父母认为的孝敬是不一样。父母认为我经商去挣更多的钱,过上更富裕的生活是对他们的孝顺。但是我想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想创造一个大家互相帮助、平等的社会。为了这个目的,我想利用自己出生的地方。可惜结果父母无法理解我的理想,为我的事情感到烦恼。

某天,父亲这么问我:你小子啊,居然说为这个世界着想,你知道日本有多少人吗?更别说全世界了,还有更多的人。就凭你一个人,想改变世界?

然后我这么回答的:就像你说的,世界上人太多了,一个人无法改变这个世界。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正确的,但是俗话说积少成多,正是这种人不断的积累,世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有可能无法改变他人,但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话,世界就改变一人份!那是,绝对可以做到的!如果这么做了,看到这些的人会说“我也想!”然后就会有改变的可能性。再之后,范围不断扩大,早晚70亿人都会注意到,然后去改变自己。但是如果我有信念,但不持续的努力的话,所有的可能性就消失了。在我的心中想,(虽然只有我有改变世界的志向,如果按你们的意思停止做的话,世界就不会改变。)把这些话和父亲说了之后,父亲说:“你小子,我说东,你偏说西,我说西,你偏说东,真是拿你没办法。”然后就放弃和我争论了。(笑)从那之后,某天早上,我正从二楼下楼的时候,看到爸妈边看电视边讨论我的事情。“可怎么办才好啊!其他人看到我们的儿子,年纪轻轻的,会不会想哪里有毛病啊、、、”为我的事情烦恼。然后我就跟老爹这么说:“我已经过了40岁了。这么说来,结婚早的人的话孙子都有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老爹也是年轻的时候不听我爷爷的话,你也说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啊。我已经过了40岁了,俗话说人老了就要顺从孩子,你就认同我的想法吧,在我身赌一把如何?”但是父亲想法是,孩子的人生就相当于自己生命的延长。这件事情之后,我和父亲想法的不同就更加明显了。

我本来想复兴已经衰落的古田家,想让平成的二宫金次郎再次在世界上出现。然后就回了老家。接着,我心里就在计划在老家创造一个宣传人正确生活方式的地方。

但是,知道了父亲的想法之后,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我本来是想行孝的,但是我想给父母的和他们的价值观不一样,结果变成了行不孝。只有和父母同频的时候,做的事情才有价值。否则无论你如何为对方着想,并且那个又都么尊贵,只要你做的方式对方不认同,那就没有任何意义。想到这里我才发现我错了。还有,本来我是想为了引导人类而活下去的,结果却优先考虑自己的父母和祖先。在这里我知道了自己还有私欲,这是老天让我发现的。随后我离开了父母,去了富士山,决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就这样,想在老家建造理想村,半年之后丢弃这个念头的我,从老家出发的当天,我就把自己的志向向泉神社的氏神大人报告去了。之后氏神大人这么回答我的:你的事情,已经从上面的神灵那里知道了。你能到这儿来,让我繁荣我很高兴。所以没有想过去别的地方,但可以理解的。作为旅行的送别礼,送你一句话。无论去什么样的大海旅行,别忘了是从故乡的一滴水开始的。之后,我是这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的。这句话隐藏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氏神是让我别忘记他是我灵魂的亲人。虽然你和肉体的亲人(父母)心意不能相同,但是不要忘了他们。

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42岁的时候移往了富士山下,之后父亲的病情恶化住院了。我有时候从富士山回来,到岐埠的医院看望父亲。但是我和父亲之间还是有隔阂。父亲本来认为我是他的最棒的儿子为我付出了许多,但是他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不一样,他就总是为此烦恼。父亲去世一星期前,我不在的时候父亲跟母亲这么说了:“哎,难道说,那小子说的话是真的?”留了这一句,父亲就去世了。

但是,我还是不满足。要是早点知道就好了,还在活着的时候必须要弄清楚。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明白。之后我参加了父亲的葬礼。我在父亲活着的时候告诉他要把所有的事情弄明白,不能糊里糊涂的活下去,但现在他已经去世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说了。可是肉体死了灵魂依然在,我们不再是父子,而是灵魂伙伴,我会用灵魂尽量向他传达我的思念。我在父亲的葬礼结束、大家都回去了之后,面向佛坛,心里对父亲这么说:老爹啊,你啥都没做就走了啊。古田家还有一堆只为自己考虑的兄弟,今后这家就无法收拾了。虽然你是个讲道理的人,但是你什么道理都没懂就走了不是吗?

就这样,我询问父亲死后的心境。死去的父亲的灵魂能和我碰面的话,他应该能明白我的心。这时父亲对我说:“我不太懂,不过这好像也挺不错的。”

那个时候,在父亲的灵魂上,能看到光。之后,我想:父亲在发光。之后就明白了。父亲得到了他最得意的儿子,但是结果却失望的离开了。但这不是事实,我以为不懂是非的人,其实是上帝的使者,我们互相发现了真实的对方。

那个时候我这么想。不管什么样的人,在他人面前不会赤裸裸的表现人类的愚蠢和矛盾。但是,我父母就真的赤裸裸的表现了。从父母那里我学到了人是什么。正是因为父母不理解,我才能更加坚定的走我想走的道路。要是父母理解了,我说不定还在这座小山内生活呢!(厉害厉害,我们以前好像都认为求道的时候父母阻拦是件坏事,但isadon认为这反而能更加坚定我们的求道之心,如果一切都顺风顺水的话,说不定都求不到道了-译者)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会走另一条人生之路。住在老家和流入大海是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此,我发现这(父母阻拦)全都是天给我安排的课程。和期待不一样的事情,和期待一样的事情,全都是天的意志。但是,如果不能完全领会的话,我们就会仅仅认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好事是天的意志。
但是,无论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不会变,就是修正身心走天之道。结果这个世界会变成充满正气。-这就是真的生活方式。

2016年5月3日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