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6参议院选举以及英国从欧盟脱离解读时代

这回的参议院选举,为了增加投票者的数量,18岁以上的年轻人都被给予了选举权。投票之前这些后辈被寄予了希望,但是对于还没有形成社会意识的年轻人们,是什么激起了他们投票的热情呢?是得失的计较。
人类如果计较的话,就会生出热情。本来,热情是从生命力中诞生的。这和计较不一样,是自己诞生于这个世上以来发现了自己所做事情的意义时爆发出来的东西。

总的来说,在让自己的生命完全燃烧灵魂得到成长之后,作为判断是否达成了本来的生命目的的意义上是有得失计较的。然而人们却被一件件生活期间的单个学习材料所囚禁,因而人们创造的社会无法实现应有的目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在被欲望占据的这个社会,通过得失计较来使生活向前推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紧接着,计较得失在人们的意识中根深蒂固,人们创造出了非常贫穷的世界。

现在我们谈到了十分重要的问题。在计较得失在人们心中膨胀的当今世界,人们能多大程度逃离得失的魔掌呢?现在的人们不试图观察事物的本质,只通过计较得失来得出自己的结论。虽然国民说要支持经济增长,但是国民一开始就不知道经济到底是什么。被支持的一方也是一样,我只要这么说的话就能够得到支持,他们自己还是不知道事情真实的状态。

在英国脱离欧盟的宣言之中有一个理由,就是雇佣的问题。有钱的英国加入欧盟之后,欧盟就安排贫穷国家的人到英国去打工,结果打工者的工作内容和一部分英国人重合了,抢了本土人的职业,英国人很不爽就对此事提出诉求。与此相对的,从欧盟脱离后英国失去了5亿人的市场,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英国的立场丢失了,有人也对此提起起诉。

之后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由于移民而发生职位抢夺的劳动阶级人数占了优势,国家采取了他们的意见。无论哪一方都是站在自己的利益上考虑问题。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内心的贫乏,一点也不打算将扬起的拳头放下。

即便如此他们只在表面上说自己是民主主义,通过多数服从少数的理论来收集支持自己主张的人。民主主义,若是让民众在正确的世界观中活下去的话,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就知道并不是这样。这回日本的参议院选举也好,英国脱离欧盟国民投票也好,两者性质是一样的。以计算得失为基础的民主主义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未处理的问题不断积累,之后再计较得失,再不断积累,就这样不断重复。

欧盟的前身欧共体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创伤开始的,欧共体也是一种得失计较的产物。本来不应该从创伤开始,而是应该从学习开始改变。为什么像二战这样的事发生了呢?如果我们冷静分析思考,吸取教训,就完全可以创造新的世界的。然而人们却基于“不想再经历那样可怕的体验“的内心创伤而出发,所以欧共体并不能说是进步的。人们必须处在能够冷静判断的意识状态中,然而过于计较得失就会使人们变得慌张,无法正常思考。在这个基础上,你无论说多少正义与邪恶,都无法建造一个有序的世界。

再回到刚才,英国不考虑欧盟整体的发展,而维护自己的小我,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而从欧盟退出去了。不只是国家,英国人们也都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进行计较,变成了十分零散的状态。英国零零散散,欧盟也零零散散,世界也零零散散。

在日本,对事情进行深入洞察的基础上再来决定怎么办,日本能这么做。不过,日本国民同样也被世界的混乱所影响,在股票以及汇率上人们只计较自己的得失,不考虑日本全体的事情。大众传媒也只发送符合国民意识的信息。

其中,在国民投票中,感情化的国民经常什么都不考虑就做出了决断,他们把重要的事情托付给知识人,然后他们什么立场自己也就选什么立场,也有这样的人。这是民主主义的后退吧。并不是这样。正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很愚蠢,每个人都觉醒后才会考虑国家的事情地球全体的事情。只有注意到了这份大的和谐,下一个时代才会诞生。抓住这个的话,面对这个世界的混乱,接下来地球该怎么办,就能够获得这份(怎么办)的信息。

现在,大约距今250年的英国工业革命开始的物质至上主义价值观即将迎来终结,终于开始解体了。经历了一圈冥王星绕太阳一周248年的循环,再次从英国开始,变革的波浪开始了。这个时代从宇宙视点来看的话,其实很有意思,我们就生活在这个有意义的时代中。

正因如此,我们才更应该在这么有意思、有意义的立场中自觉地生活下去。自觉就是自身觉醒的意思。觉醒不是对新的东西觉醒,而是一直不忘记那绝对存在的、不可动摇的东西。

2016年7月12日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