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徒想传达什么?由达卡人质恐怖事件读这个时代

在孟加拉国,包括7个日本人在内的28个人被恐怖分子袭击死亡。大众传媒有许多报道,但是没有一个报道是看到这件事的背后的。仅仅只是说“恐怖主义是不好的”。
孟加拉国高学历而富有的年轻人为什么要干恐怖袭击这件勾当呢?
孟加拉国作为新兴国家,产业得到了显著发展,接下来会代替中国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国,应该在燃烧着熊熊的希望。但是发生这样的恐怖事件,感觉和目前重视物品和金钱的价值观是相矛盾的,这样我们可以看到有与基督教所倡导的现代社会价值观唱反调的伊斯兰教徒存在。

作案犯人没有特地跑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IS,据说是孟加拉国国内组织支援他们的。年轻人们呆在国内,从网络上受到刺激成为恐怖分子的事例,在美国和法国也有。为啥会这样呢?与其说他们与IS发生了共鸣,不如说是对自己国家体制的不满。

孟加拉国现在经济取得了惊人的发展,但是其中肯定存在许多扭曲,贫富差距也会产生。然而年轻一代中有不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单纯的人。与“保持沉默默默干活赚钱,富足地生活下去”的想法相对的,也有不为钱而拼出性命的人。从这个方面看,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对这个只认金钱的世界反感的人,他们对这个世界感到奇怪。

话说回来,对于这次的恐怖事件,这个观点在日本人中呼声很高:日本为(孟加拉国)贡献了这么多,为什么还非得死于恐怖袭击之下?那么日本人做了什么样的贡献呢?那是在JICA(国际协助机构)的支援下,从事企业活动的人搞了一个项目,来修整达卡的交通网。让达卡的经济得到发展是他们的目的。但是在这背后,是个人追求个人的、企业追求企业的、国家追求国家的利益的心。虽说里面也有单纯的支持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心,但从支援的结果来看,仅仅只是增加了一个像现在的美国、欧盟、日本这样的国家而已。
新时代的人们已经感觉到那样做是不行的、不合理的。必须要慎重考虑该不该做(只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有这样的想法,说明人们是在响应这个时代。

他们以及IS正在表现这个时代的矛盾。或者说是在预示这个时代的终结。我们有必要感应时代的潮流,保持平衡、平等地看待事情。
以前,比起现在能够看双方的错误,现在单纯地认为走极端的恐怖分子不好。引起恐怖事件的恐怖分子确实有问题。不过反过来说,因为在社会这个大容器中恐怖事件发生了,在这个由每个人亲手创造的社会中发生了,因此谁都应该负起责任来反省这件事。而这个世界观(每个人都为这个社会负责),在现代社会还很缺乏。恐怖分子是不好,但是我们正义的一方素质低的也大有人在,是这些人带给了这个社会很多的混乱,而察觉到这件事的人几乎没有。
正因如此,我们才要好好反省自己的内在外在,尤其内在要优先考虑。让一切归零,消除内外分别,再来探讨人类到底是什么。只有这样,才有到达下一个时代的希望。

伊斯兰教徒的正义以及认真是来源于哪里呢?

现在的伊斯兰教徒,和基督教徒等比起来,站在被虐待的立场。但是,最开始并没有歧视。遭到歧视是结果。是他们行为导致了这些。他们拿着性命来做的事情,存在与其他群体不相容的东西。

如果把某种东西当做正确的固定到脑海中的话,那么就会与与其相对的东西产生对立。假若地球上只有一种价值观,人们都共同遵守这个价值观的话,由于只有一个价值观,那么不会有正确和不正确。然而,现实是有很多种价值观。
不过另一方面,也可以说人是单细胞生物。拿全球化来说,现在在这个世界上,人们被“金钱几乎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这个价值观所感染。比如说狮子只在非洲生存,其中根据土地环境的不同,有鬃毛多的狮子的话,也有鬃毛少的。有帮忙狩猎的雄狮的话,也有不帮忙的。土地等自然环境决定了它们的特性。这就是和天一起生存下去。而与之相对的人类,秉持物质和金钱优先的单一化的价值观,连在自然中生存的游牧民和先住民族也受到了金钱的诱惑。在这之中,有伊斯兰教徒拼了性命也要试图诉说的东西,他们的源动力到底是什么?在伊斯兰教中有“圣战”这个概念。这原本就不是生活下去的意思。
在他们的生活中,他们认为信仰是最重要的。物质上的东西不是最优先的,凌驾于生活之上的信条以及意义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他们也觉悟了死亡。他们是与信条产生共鸣的灵魂,由此作为基准的话,走宗教极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比如说,假设存在有被害妄想症的人。如果把一般的健康作为标准,那么有被害妄想症的人就是有问题的人。但是,对于住在满腹牢骚星以及被害妄想星上的人,按照那样的生活方式活下去是理所当然的。对于他们,无法从别的价值标准来说“你是错的”。

面对当今社会,伊斯兰教徒通过对社会说他们的价值观。简单来说虽然都是伊斯兰教徒,但其中也有各种各样的人。即使思想并不激进的人与思想激进的人持有相同的思想,在与世界不融洽的地方也有妥协的余地。不妥协的人被说成思想过激,他们把自己的信条一直坚守到最后试图将社会伊斯兰化。因此,遇到与他们的思想不相容,也认为自己的价值观是绝对正确的人,他们就会相互认为对方是错的,因而产生对立。
其中只有谁才是社会老大的区别。要是伊斯兰教成为世界的主流,那么现在沉溺于物质和金钱以及酒精等之中的人就是错的了。随着标准的位置不同,排除的一方会变为被排除的一方。
比如说,把金正恩作为世界的标准,如果没有外界的消息,这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世界。因为有不同的秩序,所以会被认为是杂质。如果没有外来的判断基准,它就是秩序。

当我们超越之前的一切,再一次考虑价值标准的时候,要说以什么作为标准的话,应该是大自然为标准。然而现在自然被人类所污染变得很反常了,因此重新遵循宇宙的法则应当成为当务之急。让星星与星星的关系重新在地上降临。
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地球”这个概念。人们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星球,只意识到宇宙。然而,在人类的历史中“拥有”这个意识强盛了之后,就有了“自己的星球”这个看法,如天动说这样的世界观诞生了。不久,人类对待这个世界只为自己的利益,自然也好什么都好,全都是围绕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方便、富足来做事。如果不归还到起初的话,现在的人类甚至会丢失活下去的意义。
现在在日本,看护者杀人正成为社会的一个现象。以前可能在瘾癖处有可能发生过这些,但没有比现在多吧?在这之前社会理所当然地存在有抑郁症、自杀者、啃老族、自闭症的人。然而现在看护者杀人现象使得社会进入异常状态。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认为与他人交流顺利,自己承担责任被认为正常的话,那么也存在与他人交流不顺利,或者不能意识到和他人交流不顺利的状况。原因在于精神异常,或身体异常,必须让别人来照顾,那么帮助这样的人就是看护。本来,像那样状态的人在自然界是不能生存下去的。但是人类的情感很强烈,就很想帮助他们。最初是带着爱的情感去帮助的,但是逐渐地没有了对话的必要性,就剩下了义务看护。不久这就成为了强制性的事情,痛苦就产生了。然后思考问题极端地狭隘,为了排除痛苦做出的行动就是把人杀了。

在社会上只能算是对症疗法的看护设施等社会福祉要比以前充实的多。像这样什么都不生产的产业发展了,这成为了经济效果,社会在围绕这个转。但是,体现社会义务和富足的福祉制度,没法看护需要它的所有人们,这就是现状。

在现代,生活的意义变得十分肤浅,生活的全部就是为了钱。结果,生命的本质被扭曲了,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人们尽是被只要有钱了就可以有空闲时间,内心也能得到快乐这样的幻想所囚禁,以致在当今世界无论怎么做都消除不了贫富差距,贫富矛盾的不良影响肯定会扭曲人的本性,然后在社会中得到显现。就像人得心病就以身体薄弱的部分得病来体现,社会生病的症状也在薄弱的地方表现出来。这意味着社会全体都得病了。
死亡是人生末尾最重要的事情。在这个节点上发生像看护杀人的事情,意味着生活这件事上发生了混乱。

现在,我们来想一想生活在木之花里的老人。对生活感到充实角度来说,在木之花生活的老人每天都有事做,木之花针对每个人给予了与他们的性格相符合的工作,他们每天生气勃勃地做着都感觉不到自己已经老了。并且他们没有对于个人欲望的执着。前几天我听客人说:“为什么这里的人能够在这么安稳的氛围中生活呢?”他是公司的经营者,每天做事的时候都要迎合别人的笑脸。当他看到木之花的团队工作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好像感觉到了木之花和社会不一样的地方。之后我就跟他说:“是的呦。因为并不是为了获得报酬而工作的呀。因此,你也不要给你的员工发工资就好啦。”。
木之花的老人如果将来生病的话也可能会接受年轻人的帮助。但是,对于给予了工作、持有生活意义的人,到底会不会来临被人看护的状态,这只能等将来才能确定,至少目前在木之花的老人们中还看不出痴呆兆头。正因如此,就会觉得看护的必要性是极小的。考虑到这些,我重新确信这种生活的重要性。正是这种生活的方方面面里隐藏着,为了迎接新的时代的解决对策。

现在人们所认识的、试图维护的和平是扭曲的。看着世间,不能说是和平吧。那么要谈到什么时代是和平的呢,在人类历史上,有过和平的时代吗?
如果说有的话,在当今这个文明开始以前,在最原始的自然生活中可能存在和平。虽说可能,但价值基准相差太大想象不到,而且资料也不完全,无论怎么说都是假设。之后时代向前推进,时代向对立和混乱的方向发展。那确实是在向黑暗猛冲的时代。

伊斯兰教徒虽然对他们的信仰保持虔诚,但是如果认为某种特定的境界是绝对的,结局会走向对立。如果认为某个东西是特定的话,那么就和把其他某个东西定为特定人不可相容,产生对立。
那么,木之花有与伊斯兰教徒一样有过激的思想吗?没有。在这里我们远离特定的思想,从被囚禁的思想中解放而从宇宙视点看问题。而对于到达这种境地的人会认为凡是没有什么稀奇的,一切皆必然。在以前人们都是这样想的,现在在这瞬间我们也能感受到。

人类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这些呢?目前这个社会已经走投无路,时代正进入下一个时代。目前,在政治、经济、宗教、医疗、教育中,没有一个是没有矛盾的。
在战时,大众媒体被政治宣传所利用。现在,比如说从事日本媒体的人们,可能没有一点犯罪的意识,以为自己在自由的报道。但是事实却是产生了大量的偏见,是在从狭小的世界观出发做的报道。在报道的背后,有金钱是一切的价值观。在视听率的背后,报道的仅仅反复被金钱玩弄的人所支持的情报。在这种媒体的控制下世界在摇动。这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就是恶魔的现代社会的主角。在大众媒体上登场的是知识人,以及优秀的人。在这个印象的基础上,秘密的进行社会性的精神操控。

现在持有过激思想的伊斯兰教徒所倾诉的世界不是金钱的世界。他们用生命在战斗。但是,因为尽是没有金钱的价值观,结局却走向了对立。他们说以金钱作为标准的这个混乱的世界是错误的,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他们拿生命来诉说,反而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多的混乱。
伊斯兰教徒所做的,某种意义上可能是来自天的信息,但是以那样的做法让世界恢复秩序的话,新的时代能来吗?假设行得通,假设他是对的然后他们把世界的价值观统一了,那么之后那样的世界会来到吧。但是现实是,地球全体已经被物质和金钱污染得很严重了,让被金钱操控的庞大的现代社会的人都来接受伊斯兰教的价值观,如果这么做了就会产生更大的破坏和混乱,产生许多痛苦。因此,这是行不通的。

超越特定的价值基准,建立新秩序是必要的。这是自然的姿态,宇宙的视点。我们有必要认识到自己是宇宙人,并且从外界的视角来反思自己。让自己内在的个人意识与外在的大价值标准相一致。
这不是我个人的想法,而是时代激情人类。在每个时代的转换期,都会有持有新价值观的人出现。他们使命是破坏陈旧的价值观,或者为人们展示新的秩序等等。作为新时代到来的证明,那些竭尽全力完成使命人正在出现。

木之花在22年前,在不知道这样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开始了。世界上很多的生态社区,先有愿望想创造一个社区,然后为实现愿望创立了社区。而我们什么愿望都没有。仅仅跑到现场,经历不成熟时的失败,当问题出现时我们按照当时的状况灵活应对,就这样不断变化。这是鲜活的体验,从中慢慢的确信我们的路是正确的。

如果是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前进的话,实现的欲望越多,越多地产生新的欲望,不久就会被自己的欲望所囚禁。之后就会认为自己做的是绝对正确的,然后就不能与其他人共筑世界,结果那些人就无法创造一个和谐的世界。

没有实际体验过与其他人共筑过世界的人,因为不知到自己的行动会带来什么结果,只是在头脑中考虑,在虚幻的世界里追求自己的理想,他们会给大家讲出脱离现实的事情。但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即使现实和理想差距很大,你说了虚幻的事情也能得到好评。被别人赞扬了之后就容易执著于自己的想法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样的人有很多。正是这样的人,有必要在实际与人相处的过程中,从与他人的关系中看到自身的性质引起了什么样的事情,制造了什么样的对立面,以了解自己真实的状态。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么他们不做实事,就仅仅获得了表面上的支持,然后持续认为自己是对的。正是这样的人,创造了当今走投无路的社会。

优先满足自己而活下去,会成为人工世界的大剧场。按照宇宙法则活下去才是本来的顺序。

其实人类体内本来就藏有宇宙的构造、以及自己该怎么活下去这一切的信息,只是这些信息在人体内休眠了。当我们跳出小我的牢笼,在大宇宙法则的影响下解放了自己的意识的时候,我们就也可以进化到从物理发展所支撑的二次元时代走向三次元时代。
那是不能用我们目前对善恶、得失的认知而解释的世界。我们已经具有三次元的大脑了,想法还是二次元的,还在被二次元的得失计较所囚禁,这样的话三次元脑的解析能力就无法激活。或者说这一部分会退化。因此,如果远离了二次元的得失计较,超越了自我狭隘的想法,那我们就会诞生十分奇妙的想法,我们在地球上生活的同时就能在一瞬间理解宇宙的实质。
在进化之前,从方方面面让人类看到自己的二次元想法是如何让这个社会走向终结的,冷静的分析在现代社会发生的各种现象就能得到明快的解答。这么做了,就能够深入人类的精神构造,人类就能找到突破口。

现在是到了必须推翻每个思考问题的角度。也是到了推翻与现代文明相连的所有文明价值观的时候了。为此,首先不能把自己当做例外。每个人都有必要共同来面对。

这很明显是时代的转换点。以前的价值观正迎来终结。其实从宇宙来看已经完全超越了以往,时代正在向下一个进入。但是因为地上刚刚越过黑暗的高峰,接下来会慢慢的改变。

从伊斯兰教的问题来看,从英国脱离EU来看,从美国总统选举来看,从世界上发生的政治的、社会的腐败来看,以及从看护杀人、现代社会的人们进行的所有活动来看,时代正载着我们去往新的阶段。

2016年7月10日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