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口袋妖怪GO狂热的人们,请问你们有资格说俄罗斯的兴奋剂事件吗?

现在,俄罗斯的兴奋剂问题在世界上很不被看好。俄罗斯的兴奋剂问题从旧苏联时代开始就存在了。最极端的事例是旧东德的事例。

位于东欧的东德,人口少国力也很薄弱。优秀而且持有很高的自尊心的德国人民为了发扬国威,采取了苏联的方针,通过体育运动来提升国力。采用带有政治意图的宣传、吹嘘来振兴体育。然而现在,东德西德合并了,兴奋剂的事情被暴露出来,使人们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些是为了发扬国威,作为国策而实行的。
这件事的根本,是共产主义国家的人想告诉世界他们想当然认为的共产主义的优越性,或者为了国家的继续存在而谋划着牺牲国民。

这里的根源在于,共产主义国家想通过体育来宣扬他们的思想体系,或为了国家的存续,团结人民的意图。
90年代风靡世界的中国女子田径队马军团也是,被告发集体使用了兴奋剂。女性的肌肉大到不正常,有一段时期只要参加比赛就能得奖牌,但是在某天突然间就消失了。如果真的是凭着自己的踏实努力来获得这么好的成绩的话,像这样突然消失的现象应该不会发生。在国家欲望的驱使下,体育的世界里也存在违反体育规则的事情。这些必需要追究。然而,这样的做法仅仅就像切掉了蜥蜴的尾巴一样。人们总是只看到事情的表面,把某个人视为邪恶者,群起而攻之。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根元在于更深处。现在,以西方各国为中心的世界各地,对俄罗斯的行为进行大肆批判,但是这应该验证背后的根本原因。

本来所谓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基于业余爱好者精神之上的。和金钱一点关系都没有,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奥林匹克成了商业主义。

比如曾经东欧及北朝鲜等国家,他们对取得了好的成绩,给予发扬了国威的选手进行特殊的照顾,一生衣食无忧。那么西方国家是怎么做呢?美国最为极端,把选手打造成了明星。让他们赚很多钱。选手们被周围的人捧得高高的,和演艺界一样成为了人气商品。
日本的相扑界也是一样,最终赚钱成了他们的目的。打破纪录的背后,是一颗颗被欲望玩弄,想获得金钱的心。他们被金钱钓上了钩。
相扑本来作为日本的国技,是神事,但是现在这样的精神,在那些大力士身上已经看不到了。相扑,如果你不潜心领悟精神、锻炼技巧的话,地位是不会提升的。虽然可能会受很严重的伤,但是在那份认真之中有可能神会降临。但是现在横纲中没有日本人,这也能说明了日本相扑界的现状。蒙古力士是来日本赚钱的,为了悬赏金而参加相扑,能看出已经忘记了相扑是件神事。

希特勒曾经为了发扬国威而利用了体育运动。在体育运动上助威自己的国家,意味着创造了敌我双方。双方竞争,我方赢了的话全国人民都会高兴。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作为政治宣传而利用的一种手法。

日本也一样,对日本国旗没多大兴趣的人,当日本国旗升上表彰台时也会高兴。由体育来助长竞争之心,强大的竞争之心孕育了对立。

统率国家的领导者们,代表共同利益的群体,认为自己这边是正义的,对方是邪恶的。人一般支持与自己亲近的人。但是人们本来应该通过既考虑离自己进的事物也考虑离自己远的事物来创造一个健全的世界。

虽然体育还存有被政治宣传而利用的痕迹,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最终被看成获取金钱的手段。现在体育没有给地球和人类带来好的东西。

被给予了强大能力的人只把那份能力用在满足自己的需求上,全然忘记了那份能力是上天赐予的。他们应该为世人做贡献。忘掉了这种精神的社会,也忘记了事物的本质,沉迷于物欲之中。拿体育界来说,能够获得冠军的人,简直是万里挑一。而获得冠军却被教导成为孩子心中的梦想,这个梦想还被鼓励,这些创造出大家都来争第一的世界。在这种结构里,自然会想到不择手段来得第一。

本来,能力强的人不是为了自己而使用能力,而是为了还原于社会。然而现在的人被个人的欲望所充斥,内心变得丑陋肮脏,丑陋的心生出来的世界正在走向极限。为了钱而创造的世界和不是为了钱而创造的世界,能量的使用方式大不一样。然而现在在艺术界也是,画能卖多少钱,唱片卖了多少,都成了以金钱为目的的行为。本来,所谓音乐创作,只是单纯的为这个世界增添曲子就好了,把他当成正当的谋生手段的话,不会要求更多了。但是成为了人气商品,财源滚滚。被赋予的能力只为了自己而使用,仅仅为自己挣钱被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接着有了钱的人就高兴得忘乎所以,展现出了十分丑陋的姿态。然而媒体却对这些人大加赞美,觉得他们是有人格的人,引导这样的社会现象。世人从根源上有不正常的价值判断标准。全世界都变成那样了,生活在其中的人能觉察到它的矛盾吗?这样的风潮还在,这个世界就不可能和平,我们就无法走向富饶的世界。

我们可能觉得,想让大家都一起富裕的共产主义崩溃了,资本主义胜利了。然而资本主义是欲望之人支配的世界。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现在共产主义走向衰退,资本主义一边倒,矛盾已经积累到峰值了。如果不推翻,下一个时代无法到来。

现在这个社会,人们无论获得多少都无法满足。然而这个世界却奖励获得。然后从这个矛盾之中,出现了不断扩大的差距。原因是站在批判立场的人,没有觉察到是自己创造出了这些批判的东西。自己一边制造所批判的东西,一边把它看成邪恶的东西,然后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批判它。就这样不断糊弄之后,那个东西就变得复杂而扭曲。因为他们以自我为中心,所以无法看清事情的真相。

确实共产主义国家,政策的指导下为发扬国威有可能使用了兴奋剂。但是为了钱什么都做的西方国家,其做法的实质和共产主义国家是一样的甚至更深,只是由于国家体制不一样,西方国家在个人层面上做而已。
如果从国家层面做出了不好的事情而受到批判,从个人层面就不受批判的话,兴奋剂原本是从美国发明出来的,为了满足私欲而违反规则的人,在美国的体育界也有很多。那些不是宣扬奥林匹克精神的地方,而是为钱而战的职业选手世界里,以前是没人过问的。现在可能被关注了,但依然是隔靴搔痒。

为了刷新纪录而疯狂的锻炼身体,这种做法真的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吗?我们必须质问这样的追求是不是真的美好。
越过了2012年12月21日银河的冬至这个转折点,世界的价值观开始得到洗礼至今,以前被社会称赞的,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其背后潜藏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如果有人评价你的特殊的能力是好事。然而就是因为那特殊的能力,疯狂追求金钱的体育界被建立起来了。东方国家的人开始追求个人欲望,不是把国家,而是把个人的成功作为国策实行着。这其实也是西方国家物质至上主义价值观的延伸。仅仅是说法的不同,“为国效劳”和“为己而战”的不同而已,西方和东方,人们所造的业障在国家层面上能够体现出来。国家领导者们,则是被欲望沾满的国家代表着。

从这个世界的倾向来看,人们所做的事还是像切掉蜥蜴的尾巴一样,批判使用兴奋剂的人,或者批判把使用兴奋剂作为国策的国家,这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体育仲裁裁判所裁定,不许让俄罗斯参加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而这和治标不治本的现代医疗的对症疗法的做法一个样儿。

现代的人们,特别是艺能界和政治的世界,赚取人气成为了目的。所谓赚取人气,不是为了传递真实宣扬真理,而是为了获得大众的支持所做的事。他们回避有争议的问题,稳坐钓鱼船上对他人进行不痛不痒的批判,然后靠此吃饭。也就是说他们站在体制的旁边,对世人玩暧昧,只要能赚钱就行了。

所谓世界末日,可以说就是这样的世界吧。对此,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为“天罚”的事情,在现在这个世界发生着。怎么也解决不了的恐怖主义问题,豁出性命而不为金钱而战的人们所做的反叛,正在这个世界蔓延。虽然我不支持他们,但是只要不从事情的根源处查证,就看不到人类全体应该前进的方向。

现代社会所积累的问题本来就像山一样多了,多到我可以轻而易举地举几个列,在这延长线上,有口袋妖怪GO的大流行。
美国本来对于游戏之类的东西,没有像日本这么狂热。因为有鼓励个人独创的生活方式的国民性。然而现在沉浸于口袋妖怪GO游戏的人开始出现了。正面上讲这意味着美国渐渐失去了尊严,但是在金钱主义蔓延的社会里,这作为经济效果被大受欢迎,一点也没遭到批判。沉浸在这个虚幻的游戏世界里的玩家被大众媒体大加赞赏之后,日本人十分的高兴,想不到我们制造的东西这么受欢迎。

接着,日本任天堂的股价疯狂飙升。前几天在LINE上市的时候,大量的资金投了进来,同样,游戏的贩卖也集结了大量的金钱。这被当做一个成功的案例大肆称赞报道,而对于沉迷在这个游戏中的人,一点危机感都感觉不到。如果感觉到的话,仅仅是担心走路的时候会发生事故这种程度而已。

这个游戏利用手机这个已经在世界中浸透的工具,只要购买使用权利就能玩。寄生在已经存在的东西身上,什么都不用生产,就能获得几千亿,有时几万亿日元的金钱。这样的事情还被正面报道,发生这些现象的根源,社会已经失去了探究的能力。如此,只能说世界末日已降临。

对此,应该会有人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大众媒体、社会全体、国家最顶层的政治家都发表评论说十分欢迎这个现象。这个世界终于迎来了颠倒黑白的极端。这个现象会走到何种境地还不知道,但是在如此愚蠢的事情上投入精力,结果是为地球增加环境负荷,人类社会走向扭曲,人们变得浮躁,最终生出对立。恐怖主义无法阻止,也说明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了吧。所谓现代社会的对立,并不仅仅是像战争这样容易理解的东西,而是在金钱至上的社会中生出来的差距和差别,这差别正在走向极致。

这从物理上来说的话,就像微塑料被投放到海里而无法回收。它会破坏环境,给生命带来危机,但无法阻止是一个道理。
人们沉浸于游戏之中无法自拔,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打了兴奋剂一样。而这却被说成是经济效果,国家高层们对此微笑,大众媒体极力欢迎。
我现在说了这么多,不是从一个角度分析、批判这件事,而是为人类不会看本质的心而感到叹息。

本来人类是因感受到生命感而活,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生命感的话,人们就会感到充实,每天充满希望的活下去。所谓生命感,就是把生存和生命的活动直接相连,意识徜徉在自然和社会之间,能感受到与人以及自然的连接,处在十分充实的状态的感受。但是口袋妖怪GO却是虚幻至极的世界。但是却存在十分欢迎这个虚幻的世界的社会。
憧憬着资本主义社会虚幻的金钱世界,持有从共产主义的体制中诞生的国民性,在资本主义社会欲望蔓延的社会中,迷失了人生方向的人,存在于这个地球上。在这样的世界生存,拼命追求富裕,甚至发扬国威不惜使用兴奋剂,对这些人你是播种人,难道你有资格批评他们吗?

相比较于俄罗斯的愚蠢,沉迷于口袋妖怪GO的人和为了利用它来赚钱而在股票市场转悠的人,给世界带来的混乱要多得多。也就是说现在不是谴责使用兴奋剂、进行棒球赌博的选手们的时候。这些选手也是这个混乱的社会的牺牲品。

社会蔓延着金钱至上主义,而主导它的是被评判为优秀、贤明的人们。大学的学习也都是,怎样利用自己的能力来挣钱上,能挣钱的人就是优秀的人。在没有这样可笑的世界。用有生命感的眼睛去看的话,应该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异常。

人们严厉谴责使用兴奋剂的人,对这样的人进行大肆攻击,但是自己却沉浸在金钱的麻药中。这就是说世界迎来了混乱的极点。

2016年7月23日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