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花记 -金色神明卷-

 

 

 

 

 

 

 

 

 

 

 

 

 

很久很久以前,甚至在地球及宇宙形成之前,世界只有“震动”。那是一个和谐的、没有丝毫歪曲的、既永远又完美的世界。那个世界里只有神明。

神感到了厌倦。
“我是完美的,因为完美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由于太完美,我不能知晓自己”。
神,仅仅是光的存在,但神看不到光是什么。

所以,神分离了一个完美的身体。他为了知道光明,创造了黑暗,同样,他为了知道天,创造了地。
他将不完美的世界放在一个离自己遥远的相反的地方。那时,诞生了时间和空间。从此开启了回归完整本源的时空。
就好像转动了音乐盒的旋钮,在从不完美回归完美本源的旅途中,这个世界演奏着不同的音符,谱写着非凡的乐章。这是其中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从此开启了回归完整本源的时空。
就好像转动了音乐盒的旋钮,在从不完美回归完美本源的旅途中,这个世界演奏着不同的音符,谱写着非凡的乐章。这是其中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神明的时代

2page 3

从本初的一体分离出来,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

作为宇宙的创造神,这个世界先后出现了七代神明。同时,个性丰富的八百万神众也陆续诞生了。由于这些神众任性作为,大地之神严厉地说教他们为了不扰乱世界,遵循心的法则。大地之神被称为“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由于他的严厉,站到了众神的对立面。

“我们不能再忍受他的严厉了。我们该怎么办?”
众神讨论之后去找了大天神。
“您可否让大地之神退位呢?”。
大神明接受了众神的提议并转告大地之神:
“很遗憾,贵尊是否可以从这个世界先回避一下?但随时间的流逝,这个世界将在某一天迎来尽头。到时,请贵尊再次降临,届时请重建这个世界。”

随后,大地之神退到东北方向(日语中称为“Ushitora(艮)”方向),从此被称为“Ushitorano konjin(艮金神)”。这个方角被视为恐怖的“鬼门”,并被封印。

从那以后又过了很久。在这段时间里,众神继续着他们任性的作为。世界处于自我为中心,弱肉强食的混乱状态。就像大神明说的那样,“这个世界将在某一天迎来尽头”,时间的尽头已经到来。

花祭的诞生

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大约700年之前。
一些熊野的苦行僧沿着天龙川河逆流而上,到达现在的爱知县奥三河地区。然后,他们开始表演城市里流行的歌舞,以此给村人传达苦行的教义。其教义就是,“世间的灾难来自于人犯下的罪恶。当人们洗净污秽,就可以重生并获得崭新的自己”。这就是现在的奥三河·东荣町传承的日本重要无形民族文化遗产“花祭”的由来。
花祭期间,人们事先会从瀑布取来神圣之清水,仪式时在祭场中央的火炉上用锅煮水,并有复数舞者围着它整夜起舞。到时,神会从水蒸气中降临到舞者身上。当这些舞者和观众一起起舞时,人们就可以跟神互动,洗净污秽,并获得新的生命力。重生的生命被称为“哈那(花)”。

3page

花祭每年在最冷的时候举办。而且有许多鬼出现。其中的鬼王叫做“榊”(sakaki,意为一种神树),是花祭中视为最尊贵的存在,它可以唤醒沉睡在寒冬土壤中的生命力。
在现代日本社会,鬼被嫌弃为祸害。因此,日本人在节分(立春的前一天–土用之丑),会一边说:“把鬼赶出(房间)去,把福请进来”,一边撒豆子。但,其实,鬼每年都会照亮一次人内心的阴暗处。它们照射人灵魂的阴暗处,教导人净化心灵,回归本源正道。然而,对那些不愿面对自己内心阴暗的人,鬼面目可憎,被视为灾害之源。
榊鬼是很久以前被封印的艮金神的象征。

5月3日出生的老三

いさみ

1951年,全日本正在激情满满地开展战后重建时,一个男孩出生在岐阜県美濃市,取名为古田偉佐美 (Furuta Isami)。由于他生于5月3日,家里排行老三,因此他取名为“Isami (日语意思是五、三、三)”。后来是他创立了木之花家族,现在他被人们称为“Isadon”。

他生长在一个有名望的家族,父亲是当地一位市议员。他小时性格腼腆容易害羞,上课时为了不让老师点到他,就用书挡住脸。但是,他一旦走到教室外面,就变得非常淘气。他和小伙伴们在美濃的大自然里跑下梯田,畅快玩耍,又到河里抓鱼、爬上当地神社的屋顶再睡个觉。神社屋顶被太阳照射的非常暖和,温暖了少年刚从河里出来的身体。

在他马上要进入20岁的时候,5年前去世的祖母出现在他的头顶。他从小尊重祖先,因此他认为祖母是作为他的守护灵出现的。他在工作和人际关系上常常事半功倍。他21岁结婚,与妻子爱将(Ai-chan)一同在爱知县小牧市开了一家建築内装公司。那时,他的梦想是增加他店面的数量,挣更多的钱,开一辆好车,过上好生活。

佛陀出现

在他30岁年末的时候,Isadon突然发觉一直在他头上的祖母消失了。同时,出现了一个50岁左右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

━━━━━  “他是谁呢?”  ━━━━━

他问了这个人,但他没有回答。
过了新年元旦,他参观了一个位于石川県小松市采石场的洞窟。当他看到一尊两米多高的释迦摩尼像时,有一股电流像触电似的穿过全身。

━━━━━  “这是佛陀”  ━━━━━

离开那里以后,不知为什么,佛像一直清晰地留在他的脑海里。

回到家以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当他独自坐在房间时,金色的佛陀从他身后闪烁出现并停留在他的头顶。该如何形容呢?那就是一个神圣的存在!闪耀的金光耀眼无比,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流着眼泪明白了神圣为何物。知道了竟有这样的世界,他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到我这里?”。他泪流不止,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天。

数日以后,当他静坐冥想时,眉心突然开始疼痛。疼痛出现后的第三天,他夜里也无法入睡,只能躺在床上。如此疼痛,他再也无法忍受,不禁大叫:“疼—!!”。随即,疼痛突然消失,在他的眉间似乎升起了一缕青烟。
他感觉眉间出现了一个洞。当他摇头时,他能听到风声。“到底是不是有一个洞啊!?”。他转头对爱将说,“嗨,我的眉间出现了一个洞”。 但她说,“你说什么呢?哪有什么洞啊!”然后不再理睬他。当他对着镜子时也看不到那个洞。可是,

每当他走动的时候,他就听到风的声音。“我到底怎么了?!”。他再次躺到床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他周围的空间被猛烈的吸进眉间的洞里。他心里大叫:“我的天呐!”,有一种东西正在全速流进那个洞里。

过了一阵,前额的洞穴关闭了。他起了身。那时他看到了一个红豆粒大小的小人身穿作务衣,在45度角斜下方朝他虔诚地礼拜。“他是谁?我在哪里见过这人?!”。他这样想着,仔细端详那个人,发现那人竟是Isadon自己。“我的天呐!是我自己!那我是谁??”他又看看自己,竟是一尊大佛。
他开始懂了。

━━━━━  “我明白了。金色佛进入了我的身体。我不够优秀,所以不能跟金色佛生活在一起,于是被驱逐出体外”。  ━━━━━  

看到人类心灵的形状

过了一段时间,Isadon不知不觉开始关注起人的名字,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许许多多的人名一个一个像潮水般涌向他。第三天夜里,他又无法入睡,破晓时不禁放声大叫,“哇啊–哦!”。瞬间,名字第一个字和第二个字之间连起一条线,似乎看到其中的规律。
这是以后Isadon判读karuma的开始。名字表现出各自不同的心的形状(karuma),却都遵循着阴阳的法则。

他每天因为工作要去不同的家里,这时神奇的事情不断发生。尽管他第一次到别人家,却能发现别人家里出现的问题,并能看到解决的方法。不久Isadon开始接收别人的相谈。当他开始说话,他会说出一些自己从未听过的内容。那不是他自己的话,而是他体内佛说的话。Isadon自己一直在他的身体外面,聆听佛的话语并从中学习。

传播地球的真相

一天, 佛陀对他说,“修炼1000天”。所以,以后的三年时间里他每天都进行冥想。

某一天他冥想的时候,他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好像火箭发射,越升越高。最后,他飞到了外太空。

背对着月亮,他凝望地球。
“真美啊—这颗宇宙空间漂浮着的蓝色星球”。它神奇的美丽。但是,类似伤疤(keloid)的东西在星球随处可见。它们是人类活动的痕迹,比如城市和被破坏的森林。他们就像皮肤癌一样腐蚀着地球。

Isadon心里感到一种强烈的忏悔。
“让地球变成这样的,不是别的就是我自己。种子存在于所有人的心中。明白地球真相的我,要传播这个信息”。做出这个决定后,他慢慢从宇宙空间回到了自己正在冥想的身体。
他遇到佛陀以后,就停止了吃肉和吃鱼。也不再穿着华丽的衣服。爱将说“我们本来要挣钱过好生活,但这跟我们的约定不一样”。“我们的儿子脑子进水了”,他的父母也很担心。

但与此同时,有些人通过传言知道了“有个有意思的人”。想听他的话并想探索内心的人开始聚集起来。每天晚上,人们都到他店铺二楼听他讲话。有些晚上,他连续讲了15个小时。Isadon涌出的话语,好似在瀑布斋戒沐浴,让人感到心得到神奇的净化,洗净后各自回家。
有一天,他随口问佛,“人们这样聚集起来,如果形成一个组织,我是否将成为某个未来宗教的大师?”。佛答道,“下一个时代不需要组织。聚集人们,聚集并谈论,真实会从谈论中出现。下个世界将从那里开启” 。

“我感到痛苦”

每一天,Isadon继续着与佛的对话。这是Isadon否定自我的过程。
他心中涌现各种自我想法,如“我想做这个做那个”。但是,“无论如何佛陀的教诲都更高一筹。这样的话,我就选择佛陀”。在他持续否定自己的过程中,他受着孤独的煎熬,感觉自己似乎要永远消失掉。
他道心坚定。然而,他仍觉得痛苦。他想让佛理解他的痛苦,他对佛说,“我很痛苦”。佛说到,“如果这样,你要放弃这条道吗?”。

听到这话,Isadon感到气愤。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神圣之道。然而,一旦遇到谁会离开?不论发生什么,我会坚持。但是,我天资愚笨,配不上它的高贵。要改过自新我感到很痛苦。我只想让佛陀理解这个”。
稍许,佛缄默无语。然后,佛说,
“你不是不知道。这你肯定知道”。

佛有时像父亲,有时像母亲,有时像师傅,无时无刻都守护着他,引导者他。佛比任何人都明白他的想法。
佛陀教会他脱离自我反观自我。Isadon逐渐开始超越功利和自我思维,去接触事物。

这样,他从30岁开始,随佛求道9年。

お釈迦様

为何不试着自己走路?你可以走路

Isadon 39岁时,他通过客户的介绍结识了两位女性萨满法师:一位是Sumiko-san,比他年长12岁;另一位是Ikuyo-san,比他年轻12岁。那以后,他偶尔去拜访Sumiko-san。不知何时他忽然觉得一直在自己头顶的佛离他远了一点,他想真是奇怪。

有一天,他去Sumiko-san家的时候,她跟Isadon说,“Isadon-san,现在佛有话跟你说”,然后她传达了佛的话。Isadon很惊讶,“佛向来直接和我说话,但为何要通过Sumiko-san传话给我呢?前些时候开始感到佛疏远我了,佛是不是要离开我了—”。
 ━━━━━  。

他在心里对佛说,“你要离开我吗?我还像个孩子,不敢自己走路”。他并没有开口说话,仅仅是在心里跟佛说话。那时,回答来自Sumiko-san。“Isadon-san,放心,佛不会离开你,他只是完成了任务,要回到天上。从此以后,佛会在天保佑你”。
听完这话,Isadon想,“我所经历的全都是真的!”。

那之前,他跟佛的对话一直是在内心进行的。当初他听到佛的声音的时候,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但是,怀疑不会有什么答案。所以,他尝试去除掉疑心,努力向前进一些,从而遇到从未见过的崭新世界。周而复始这种体验,结果,孕育了信仰之心。
但是,他内心的想法现在从另一个人的嘴里说了出来。“我的经历不是幻觉。佛确实存在”。这时他从心底确信佛陀了。同时,摆脱了遇到佛以来的9年中,一直存在于内心的疑惑。

可是,现在他终于能真正相信佛了,佛却要离开他。他恳切地对佛说。“我还像个婴儿,在寻道的路上怎能没有您呢?”。这回佛没有通过Sumiko-san而是直接回答了他。
“你已经长大了。只有你自己认为自己是个孩子。试着走路吧。你可以走路”。佛改了对Isadon的称呼。把Isadon看做是自己的朋友,而不再是儿子或学生。

佛越升越高,远离了他。Isadon边哭边想“请别走”。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刻迟早会到来。这次,Sumiko-san说,“Isadon-san,没关系,你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了。”

遇到日本之神

Isadon开车离开了Sumiko-san的家。现在与他共处9年的佛离开了他,他想自己不会再跟神灵对话了。

但是,当开车三分钟左右,到一个红绿灯前面时,好像看到空中有什么。好像是一张脸,也似乎是什么魂。这时,一个声音降临了。“我是日本之神”。他想,“我不相信神,神怎么会来到我这样一个人的面前呢?”

声音继续说道,“从此以后我将保护你”。他想,“现在佛走了,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听它的了”。所以他对日本之神说了声“请多关照”。从此,随佛九年之后,同日本之神的旅程开始了。

日出前到日本顶端

那是Isadon人生中第40个夏天。一个声音从天而降,“去攀登富士山”。当他问为什么,他被告知,“日出前站在日本最高峰,然后接受指令”。他并不知道为何要攀登富士山。但是他想,“神这样说了,那我就要做”。他决定去攀登富士山。
周末的富士山人山人海。这是他第一次登富士山,他感到非常的疲惫。但是,“我绝对要在日出前登上顶峰”。他拼命地攀登,最后在日出前登上了山顶。

富士山(黒)

东方的天空渐渐变白。他忽然发现有个东西像星星似的在闪耀。他想,“那就是让我来到这里的东西吧”。他向星光说。“现在,我如约站在了日本的顶峰,请赐予我指令”。那是1991年8月12日早上4点45分。神谕从天而降:“从现在开始,把你的心传授到太阳下的每一片土地”。

“太阳下的土地”意味着不仅仅是日本,还包括太阳照到的所有土地,那就是整个地球。Isadon马上想到,“这不可能!像我这样的人不可能完成那样浩大的任务”。他开始自问自答。佛告诉他,“试着走路吧!你可以自己走路”。他想,“在过去的九年里,我学习净化心灵,今后我求道的意志仍然坚定。那么今后我要做的不就是继续保持我的心吗”。

下山的时候,惊讶地感到攀登时的艰辛早已变成了“我会再来”的决心。心里想,攀登富士山就像是人生。

不愿净化心灵的神们

Isadon与神灵的交流,要么他直接收到讯息,要么通过两位萨满法师Isadon再判断神的真实旨意。这种情况使他产生了一个疑问。人们各自拥有自己的神,并觉得“我的神最好”,且神也不会纠错。

Isadon随佛9年修炼净化心灵,所以他总是抱着纯粹的好奇心询问神各种问题。神一开始回答的非常有威严,当他的意识层次提高,他的问题也变得难度更高时,神垂下头说,“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然后就消失掉了。接着下一个更高位的神出现说“我会保护你”。这个过程一直反复,保护Isadon的神一共变了七次。

当他发现Sumiko-san一边说着神的旨意,一边从信徒那里收钱的时候,对她说,“你不应该用神的话来欺骗别人”。从此以后,他不再去拜访她。在另一位萨满法师Ikuyo-san那里,神奉承人,且人又利用神,都不去净化内心。所以,Isadon开始不喜欢与神共处。某一天,Ikuyo-san的母亲说,“古田san,神对古田san并不感觉舒服”。他想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说,“那就把我逐出门吧”,然后离开了她的家。
他感到心情舒畅。他想,“我不再需要神的庇护。从今以后,我将投身于佛陀开示的净化内心道路。”那是佛离开他的一年之后。

现象与潜象

为了告诉人们应该怎样生活,告诉人们宇宙的真理,Isadon决心在家乡创立心修道场,让人们学习生活的真实,因此他时常回到美濃市。

有一天,他正在童年时经常在屋顶睡觉的当地神社睡午觉。那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围绕在神域的森林中,他睡得很舒服。

突然,他感到有人在叫醒他。于是他起来环顾了四周。他看到数不清的神明身穿铠甲,排满了神社的整个台阶甚至扶手处。他想,“这些是什么?”。他忽然听到“这些也是神”。他被告知,神的世界广阔无边,存在着掌管宇宙的神到掌管贫穷的神,神各司其职,像金字塔一样,每个人也处在金字塔的底端。

Isadon回想这一年是学习神界广大的一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走下神社的台阶。蓝色的天空装点着白云。

当他离开神域时,有意看了看天空,看到有什么在看着他。“那是什么?”。
Isadon向它问到“您是谁?”,但没有回答。他又问了一遍,“您的名字叫什么?”。
这时有了回音,“我没有名字”。

他想,“没有名字  ━━━━━ 那我怎么认识它好呢”,那个声音说,
“我是现象、我是潜象”。
那是宇宙本源的存在,是所有神明和世间万物的本源。

“有的世界”和“无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有包含肉体和物质的“可见世界”,还有包含思想和心灵的“不可见世界”。这两个世界合起来叫做“有的世界(现象界)”。Isadon到目前为止遇到的神都来自“现象界”。

在“现象界”的后面,还有“无的世界(潜象界)”,那里不存在思想、生命,甚至时空。那是一个只有“震动”的世界。它是永恒的世界,没有任何扭曲,完美无暇。我们生活在“现象界”,因此我们不能通过思维来理解“潜象界”。那个世界里,连存在与不存在的概念都没有,不可名状。
所谓“现象界”和“潜象界”是,“有的世界和无的世界”全部之本源,是遍满于一切万物的宇宙体系。

遥远的以前,当“有的世界”从“无的世界”里诞生时,一位名叫“Amano Minakanushino Okami(天之御中主大神)”的天界的大神明第一个从虚空出现;作为“有的世界”里的第一个神明名叫“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的大地之神也诞生了。这两位大神诠释着宇宙创造的本源“现象与潜象”的天意。从前Isadon所遇到的“有的世界”里的众神,就是合力封印国之常立大神的八百万神众。

“我在你体内”

那时,常在Isadon那里聚会学习的和太鼓团体将他们的活动舞台搬到了奥三河的東栄町。由此,Isadon有缘开始参与Hana Matsuri (意为“花祭”)。

那是Isadon40岁的冬天。他的一位女性朋友无意带来的一份宣传单上写着“熊野是人间天堂”。他看到这信息后,不知为什么强烈地感到自己必须去一趟熊野。那时,他又碰巧在東栄町认识了每个月都要去参拜位于熊野三山里的玉置神社的人们。他就决定跟他们一同随行。

同时,有一位出身東栄町世代扮演鬼角色的家族的人,邀请他参拜玉置神社后,再去拜访伊勢神社。

出发的前几天,一个宗教团体的宣传册夹在了门缝里。他打开宣传册,看到上面写着,“当人的心灵变美,人们开始聆听来自内心世界的声音。这个声音是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在去往熊野的路上,当他询问一位随行女士玉置神社所供奉的神灵时,她回答“是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

有个有趣的故事。供奉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大地之神也就是地球神的玉置神社;供奉Amaterasu Omikami(天照大御神)-太阳神的伊勢神社;供奉Amaterasu Omikami(天照大御神)的妻子-Seoritsu姬(瀬尾律姫)的东荣町槻(日本語为“tsuki”,意为“月亮”)神社(神话故事中Amaterasu Omikami(天照大御神)被描述为女神,但实际为男神),从西南到东北,整齐地排成一列,正好指向Ushitora(艮)方向(东北方向)。大地、太阳、月亮的灵位在那里形成一线。
不仅如此,在它面向东北方向(Ushitora(艮)方向)的延伸线上、地球历中的立夏(5月3日)(也是Isadon生日)的方角,矗立着富士山。在花祭仪式中有段花祭中的重要角色榊鬼与代表人的老翁进行对话的一幕。老翁的对白中有一句是,“Ise tensho Kotaijin(伊勢天照皇大神)、Kumano Gongen(熊野権現)、富士浅間(富士山之神)”。可知,与这个仪式无关的Fuji Sengen(富士浅間)在那时便已经出现。

在去往熊野的路上,天空出现了祥云。Isadon拜访了玉置神社并在那里过了一夜。接着他又在榊原温泉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他在飘雪的榊原温泉车站等电车前往伊勢神社的时候,空气中突然漂来了一股香甜的味道。
“这是什么香气?”,他习惯性地抬头问道。然而,从他的丹田处发出了声音。他问,以前都是从天上听到声音,这次为什么出自身体内部,对方回答,“我在你体内”。
他再次抬头,看到天上也有神。但是,这次听到的声音来自下面(体内)。他意识到这就是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 大地之神的存在。

我们是从土壤中获取食物来维持生命的。因此,我们都是大地之子。大地也就是地球,我们都是他的一部分,大地之神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体内。如果我们能净化内心并超越自我,任何人都会听到内心的声音。

去富士山脚下吧!

在Isadon40岁时辞掉了工作。他的目标是在他的家乡照顾父母的同时,开一家心灵道场。但是,父母并不欢迎这个辞去优异工作回家的儿子。他意识到不管他怎样努力为父母尽孝,都不能让持有不同价值观的人接受他的想法,那只能带来不幸。他决定离开家乡。这时他想起了曾经收到神的讯息的富士山。
“我们去富士山脚下吧!然后建立一个菩萨村吧”。菩萨是指把世界的和平或把他人的快乐视为自己的健康快乐的存在。菩萨村是一处人们心灵相通、相互帮助、彼此不分你我、分享快乐,并共同居住的地方。

20位赞同Isadon想法的人聚到了一起。没人劝说一起走。他们只觉得,“还不太确定,但肯定的是将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有些人整理了家产,有些人顶住了来自父母的强烈反对,根据自己的意愿聚集在了一起。

1994年3月21日,春分之日,富士山脚下的菩萨村-木之花家族就这样开始了。

鬼进屋,福也进屋

自木之花家族创立以来的21年间,发生了许许多多戏剧般的故事。人们直感这是很重要的生活方式,并且聚集到一起。但是,我们每个人都非常的不成熟,总被自我蒙蔽,并只想到自己。因此,我们尚离菩萨很远。
Isadon耐心对待每个成员,有时强硬,有时温柔,有时幽默,认真教授净化内心的方法,帮助人们开化自己。他俨然成为一个鬼,教导被自我迷惑心灵的成员走向觉醒。
那简直就是很久很久以前被众神隔离的大地之神(Kunino Tokotachino Okami(国之常立大神)的严厉,同时也是引领人们从黑暗走向光明的真爱。

不知从何时起,木之花家族在一年中最冷的一天(也是冬天的最后一天)2月3日举办起祝祭,其中融入了一些東栄町花祭的精华。带着对鬼的感激,抛着黄豆说“鬼进屋吧,福也进屋吧”。鬼照射人内心的阴暗处,教示人们走向光明。 ━━━━━  。

现在,木之花家族的成员已经增加到80名。尽管我们每个人都不够完美,但我们努力超越自我的禁锢并走向正途。结果,开启了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相互着想,分享内心感受,过上富足的生活。在这种温暖的絆(kizuna,有联系、支撑、互助的意思)里,“奇迹”发生了,有心理问题的人们逐渐恢复了健康,而之前医生和药品都没能治愈他们。
社会上蔓延着抑郁症和自杀,世界发生了经济崩溃、恐怖袭击、全球变暖带来的自然灾害的增加以及日本福岛地震等。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在生活中追求的“越来越多”。这就是现代社会。世界上发生的许多事件给人类带来了无限痛苦。然而,通过痛苦,地球是不是也在给我们一些警示呢?

<富士浅間木之花祭>(konohana matsuri)

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预言中的世界末日。当天宇宙发生了重大事件。我们居住的太阳系迎来了25800年一次的星系冬至。
冬至是黑暗的顶点。太阳系自冬至以后逐渐从黑暗期进入光明期。光明的增加,意味着我们看不到的暗物质被光照射,真理将显现。

迎接2013年新年后,木之花家族在2月3日举行了第一回富士浅間木之花祭。
契机是有一个研究花祭的学者提议木之花家族在富士的大地上继承传统的花祭。并由東栄町的传承人从一传授了花祭的舞蹈、日本笛子、太鼓,以至会场的装饰。第一回富士浅間木之花祭举办得非常盛大非常成功,让人们理解了花祭的真意就是“重生与净化”,并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它。花祭集聚了很多舞者和来自各地的神明,在仪式现场他们的能量相互交融,形成了人和神合为一体的旋涡。

第二年的2014年,花祭当天的早晨,长得很像sakaki(榊)鬼的Ushitora(艮)金神降临到Isadon身边。金神说,“就在今天,Ushitora(艮)金神的封印将会解除”。
2014年的木之花家族,家族全体遇到了很大的动摇,这一年成了不平凡的一年。因歪曲事实的流言,家族在网络上受到了很多的非难,周刊志也刊登了家族的事迹,一直依赖Isadon的家族成员每一个人,用自己的语言,重新确认了选择木之花生活方式的理由和生活的真意。

在这种状况中,太阳玛雅族最高祭祀,尊母Nah Kin氏受“富士山是连接宇宙中心的场所”的灵示,到访了木之花家族。并在7月26日玛雅新年之际,为了以富士山为天线,向世界发信真爱,与木之花家族共同举行了玛雅新年祝祭。不可思议的是,与木之花家族创立的同时期,生活在地球反对侧的Nah Kin氏,看到了从银河中心有一束光照射到富士山,把爱和能量传播到地球全体的未来景象。20年后,基于共同意志生活的人们终于聚到了一起。
如果富士山是天的意志降临的天教山,那么潜藏在熔岩里的意志喷发的地教山就是喜马拉雅。他的周期是每25800年出现一次冬至的太阳系周期的四分之一,大约为6500年。2014年正好是银河冬至到来,并开始6500年新循环的重大历史转折点。就在这一年,Isadon受邀拜访了喜马拉雅Hartola村和世界最大社区印度曙光村。

红色火焰变成金色 继而成为白色的光

自佛陀离开Isadon起经过了24年,他独自走在这条道的先头,从未抱怨。但他动摇的心像红色火焰般一直在他内心燃烧。那颗心就是“我只想让人们懂”。他只希望人们认清真相。那种热情的火焰通过拜访印度,逐渐变成了金色,继而开始变为白色。

在曙光村,Isadon遇到了已经去世的创始人maza和他的伴侣印度思想家Sri Aurobindo的灵魂。初次遇到的Sri Aurobindo的灵魂,引导Isadon的视线,让他看到许多事物,每当视线停留在某件事物时,Aurobindo说,“我在这里”,“那里我也在”,“我无所不在”。当Isadon想,他的灵魂遍满万物时,Aurobindo却说,“存在于万物,即是不存在”。这时Isadon直觉这就是地球之魂,也就是Ushitora(艮)金神。

Aurobindo的灵魂说,“你知道我。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当Isadon问,“你是在我的体内吗?”。Aurobindo答到,“我在你的体内,也在你的体外,我无所不在”。

Maza的灵魂就像温柔的姐姐,迎接了偶尔因为红色火焰的炽热而把自己烧焦的Isadon。面对这次印度之行之前患十二指肠溃疡的Isadon,说,“来我这吧。我会治愈你被烧的身体”,“从现在开始,我将帮助你”。这意味着神和地一起创造世界。
从前,尽管讲的是真实,但真实并未得到认可,只能靠热情的红色火焰前行。但是,从现在开始只要用心讲真实,真实将会得到认可。再不用燃烧红色火焰。红色火焰将会变为金色,最终将变成白光。

天采配地的时代将要到来,地球上的生命要理解它,并要实践它。那里没有自我意识,只有遵从天意的意志。因为真实不在人的自我中,而是在天的一边。

木之花家族所走过来的24年中,一直存在着“天之理”和“地之理”的循环。“天之理”是,天意开示的天之御中主(Amano Minakanushino Okami)之道。“地之理”是,人类在地上积累经验,一点一点走上天阶的国之常立(Kunino Tokotachino Okami)之道。这两尊大神所展现的是宇宙创造的源泉-神之用心“现象与潜象”。我们都处在从自己所在的地方,回归到原本为一个的旅程中。就如音乐盒的按钮奏着音乐,回到最初的状态。

Isadon说:会有一天,管理这个国家的人将来此发问,“我们已经努力去尝试建立一个真正富裕的好国家,但并不如愿,我们应该如何引导这个国家?”。那时,我将这样回答他们。“那不是建立体制机制的问题。请看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内心。当人们都以这样的内心生活的时候,那里就是真正富足的国家”。

觉悟真实 走向真正的快乐

2015年1月31日。
第三回富士浅間木之花祭仪式中,头戴金色面具身穿白色衣装的Ushitora(艮)金神开始登场了。这是当初为了给Sakaki(榊)鬼面赋予生命力,而独自制作面具过程中,Isadon忽然涌现制造金色面具的启示,而制造出来的。制作完成的面具不再是Sakaki(榊)鬼面,而是Ushitora(艮)金神。这样花祭仪式中新增加了解除封印的Ushitora(艮)金神的演目,给意味“重生与净化”的花祭,赋予了新的灵魂。

花祭的前几天黎明时分,正在睡觉的Isadon感觉到一团足球大小的光从屋顶缓缓降临下来。他想,“这是什么?”。他继续仔细观察,发现从光环中伸出两只手臂在左右挥舞,并开始唱到“好高兴啊!好快乐啊!”
Isadon想到,“这就是跟随Ushitora(艮)大神的八百万诸神的模样”。曾经因为厌恶净化内心,而封印金神的诸神,开始觉悟到真实,享受着真正的快乐。这也是祝祭中忘我地跳舞,挣脱自己的禁锢,最终成为一体的人们的模样。

花祭り

 

*这个故事,是从庞大的伊沙东人生体验中提炼出来的精华,希望能成为在宏大的宇宙体系中,理解发生在地球上的时代变化,探求人类应该如何创造今后世界的契机。

 


投稿者:

Michiyo@Konohana Family

International Coordinator of Konohana Family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